某某建筑工程有限公司

《妻子的选择》中这三个女人告诉你婚姻的真相

  《妻子的选择》中这三个女人告诉你婚姻的真相正在热播的《妻子的选择》对不同婚姻状态的现实刻画,揭示了女性在婚姻关系中所面临的焦虑与困境,思索夫妻的相处之道,探讨女性面对婚姻困境的迷茫与觉醒。

  张爱玲曾为胡兰成题字:“见了他,她变得很低很低,低到尘埃里。但她心里是欢喜的,从尘埃里开出花来。”

  她在酒吧里穿着婚纱,手捧鲜花,向男友求婚,“你之前说我的那些不好,我都会改,我会努力变成你想要的样子。”

  事实上,韩潮正出轨小雨闺蜜,从未想过要娶她,对于守在门口哭着等他的小雨,只有劈头盖脸的指责,骂她有病。

  小雨在感情上对韩潮的迁就和容忍,几乎到了卑微的地步,她听男友的话去看心理医生。

  在男友长期的情感PUA之下,小雨患上了抑郁症和焦虑症,她总认为都是自己的错,是自己不够好才不配被爱。

  齐妙宣扬:“女人要绝对服从男人,对男人要言听计从,学会讨好男人顺从男人,这样才会让男人永远留在自己身边”。

  小雨把她的言论当作最后的救命稻草,反思自身问题,决定投其所好,宁愿拿出全部积蓄,还找姐姐借钱,也要给韩潮买车。

  她忙前忙后照顾着男友的衣食起居,想方设法的让他开心,听从齐妙的话,一次次的对韩潮退让和服从,却并没有换来任何改变。

  收到豪车的韩潮终于舍得给她一个短暂的笑脸,小雨内心期盼着,他高兴了就能跟自己结婚了吧,就能不离开自己了吧?!

  却没有得到韩潮的安慰,反而被狠狠地甩开,他怒吼着:“你滚啊,我受不了你了,我求求你了,把我放了行不行!”

  然后抛下小雨,开着她送的豪车扬长而去。在雨夜里,万念俱灰的小雨给姐姐打去电话告别,结束了生命。

  一贯的打压,一味地索取,不懂尊重,把婚姻情感当儿戏,遇见这样的人,就考虑结束这段感情吧。

  女人要在恋爱中保持自我独立,不要把对方作为自己全部的感情寄托,而迷失自己。

  像小雨这样,她在用整个生命爱着这个男人,但是这个男人反而觉得窒息,想要逃离。

  拥有自己的朋友,有独处的时间与空间,不要把所有的精力和时间都投注到对方身上。

  钱钟书在《围城》里面说:“婚姻是一座围城,城里的人想出来,城外的人想进去。”

  齐妙是个表面光鲜的情感专家,把自己包装成一个家庭幸福婚姻美满的成功女性。

  “我跟我老公结婚虽然很多年了,但是现在依然每天早上起来,我一睁眼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说老公我爱你,我觉得女生一定要温柔,然后要嘴甜,要会说这些甜言蜜语的话,因为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男人不爱听这种甜言蜜语。”

  实际上,她的那些两性情感的文章、金句都是他人代笔,自身的婚姻也一塌糊涂。

  她塑造着虚假的人设,宣扬“男人离开你,是你自己做得不够好”的独到见解,毒害了不少女性。

  齐妙这个所谓的情感专家,没有帮助女性解决当下面临的困境和问题,去树立正确的价值观,反而是用毒鸡汤反复对其洗脑,把她们变成自己追名逐利路上的垫脚石。

  她介绍自己的老公:“他很高,在我眼中他很帅,因为他喜欢运动,所以他身材保持得非常好,然后也很儒雅,很细心,总之就是一个非常好的男人。”

  实际上,大康是个邋遢且沉迷游戏的普通男人,齐妙根本看不上这样的丈夫,两个人早已分房睡,夫妻关系还不如合租室友。

  即便是丈夫做饭,主动示好,齐妙也只是把全部心思都放在工作上,对此不屑一顾。

  最后,大康受不了齐妙的冷暴力,也不能再忍受她在众人面前表演恩爱的虚伪,提出离婚。

  齐妙为了保住自己情感专家的人设和口碑,宁愿守着名存实亡的婚姻,甚至可以接受丈夫出轨,只要能保住事业,她都无所谓。

  经营好一段婚姻,需要夫妻双方共同承担家庭的责任,尊重对方独立的人格,有沟通的欲望,遇到问题不是“摆烂”的视而不见,而是积极的一起去解决和面对。

  “妻子,从来不是一个稳固的身份,但是当我们成为妻子时,似乎从没人想过这个身份有一天也会结束,我们从来没有做好失去的准备,所以在感情发生变化时,才会想办法拼命自保,但是要保住什么呢?是感情?是爱人?是妻子的身份?还是自己的利益?我们到底有没有想过我们真正怕失去的是什么?”

  方糖曾是一名医生且非常擅长写作,她为丈夫写的文稿受到好评,借此高家为劝她为自己全职写稿。

  于是方糖放弃了工作,成了别人眼中的全职太太,实际上高家为能在台前光芒万丈,成为了情感类节目的自媒体红人,全靠方糖的辛苦创作。

  直到方糖在高家为的衣服口袋里发现了一张名牌包的收据,她开始质疑丈夫对自己的感情。

  领口的口红印、女款耳机、躲着接打电话的行为、高额信用卡账单、查看门前门后监控、车载记录仪,最终锁定小三马晓鸥。

  方糖屡次给高家为机会,希望他能对自己坦诚,高家为却还自我感觉良好的表演着好丈夫、好情人的双面人身份。

  面对丈夫的欺骗,死性不改,方糖做出自己的决定,筹谋拿到属于自己的财产,让高家为对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最后果断离婚。

  她清醒地知道,高家为是背叛婚姻、欺骗感情的始作俑者,不该是他一个人随时全身而退。

  曾经有一则新闻引发热议,北京一全职太太与丈夫离婚时提出劳动补偿,五年的婚姻,最后判决丈夫向其支付五万元家务补偿款。

  全职太太以家庭为主,相对的社交较少,更容易与社会脱节,从而与丈夫缺乏共同语言。

  而方糖虽然退出了职场,但她没有完全依靠丈夫,反而是丈夫仰仗她的文笔走红。

  她通过写作实现自我价值,保持一定程度上的经济独立,到了准备与丈夫清算的时候,她创作的小说已签约出版商。

  在方糖这里,没有“原配手撕小三”的戏码,她联合小三查证丈夫的财产情况、业务上的违法操作,以保护自己的权益。

  通过自我价值的实现,保有选择的能力和勇气,才能活出自我,直面生活的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