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某建筑工程有限公司

共同关注]妻子的抉择

  共同关注]妻子的抉择家里的日子过得越来越好,但只要一想到丈夫手里的钱的来路,王红心中就有一种强烈的负罪感,她甚至开始怀念丈夫抢劫前他们清贫简朴的日子。

  虽然王红十分清楚丈夫的犯罪法理不容,但想想嗷嗷待哺的儿子怎么能没有爸爸?想想丈夫对自己的百般体贴,王红心里矛盾极了:她很怕失去丈夫,因为俩人很少分开,要是一、两天看不见丈夫,心里就特别地难受。

  王红内心的矛盾越来越强烈,他一听见国道上呼啸的警车,心头就一阵阵地抽紧,她不知道哪一天这种看似幸福的生活就会戛然而止。

  看到妻子没有告发他的犯罪行为,刘祥友的胆子也越来越大,他不仅没有停止抢劫,更开始大手大脚花钱,甚至染上了赌博的恶习,而这更加剧了王红的担心。

  刘祥友在犯罪道路上越滑越远,这让王红寝食难安,她感到即使刘祥友抢劫犯罪的行为能够暂时瞒下来,整天赌博也会让他迟早东窗事发。而警方对国道抢劫案的侦破越来越细致、缜密,他们开始在东双河镇附近的村庄进行逐门逐户的入户调查,当进入刘祥友家调查的时候,刘祥友及妻子王红的表现十分反常,这引起了警方的警惕。他们除了把刘祥友作为重点怀疑对象,严加监视之外,还对王红做了细致的思想工作,他们告诉王红,如果刘祥友犯了法,一定逃不脱法律制裁,妻子包庇同样犯罪。公安人员的一番话在王红心中引起巨大震动,她开始彻夜难眠,她清楚的明白,丈夫长期犯罪,迟早会东窗事发,罪责难逃,自己纵容丈夫犯罪其实是害他,是毁了他们的家。王红终于下定决心要制止丈夫的犯罪行为,于是他开始劝说丈夫能勇敢地投案自首,争取宽大处理。

  心存侥幸的刘祥友觉得王红的建议简直可笑至极,不可理喻,他觉得只要自己不说,警方根本不可能知道他们的犯罪行为。可王红的话却让刘祥友警觉起来,再加上公安人员对付河村的严密监控,这让刘祥友如惊弓之鸟,不敢走出家门半步,那段时间107国道恢复了原有的平静。

  看到很长一段时间,丈夫刘祥友都老老实实的待在家里,看着小虎和爸爸其乐融融的样子,王红格外开心,她甚至想,如果丈夫能痛改前非,洗手不干,为了保全这个家,她就把以前的事当做永远的秘密,不再跟任何人说起,然而事情并不像王红想的那样,一段时间的风平浪静,让刘祥友等人觉得风声已过,他们又开始盯着国道,蠢蠢欲动。2003年3月10日,107国道的平静再一次被刺耳的警笛声打破,几个蒙面劫匪在凌晨对一名司机实施抢劫后残忍地将司机捅伤,迅速窜入国道两侧的杉树林中逃逸。

  其实警方早已将目标琐定在付河村,但是由于没有证据,迟迟不能抓捕。这起恶性抢劫案发生后,警方再次来到付河村。而听到消息的王红看着强装冷静的丈夫刘祥友陷入沉思。3月10日凌晨,王红清楚地记得丈夫的确在深夜悄悄出门离去,几乎可以确定,那起抢劫案就是丈夫做的。丈夫并没有痛改前非,反而变本加厉了。

  想到这儿,王红的心都要碎了,她马上质问丈夫,但王红没有想到,刘祥友竟对这件事毫不隐晦,甚至还得意洋洋地向她炫耀起逃离现场的经过。并在白天领着她到杉树园,把藏在地里刀拿出来让她看。

  丈夫的行为让王红几近崩溃,她为自己一直以来的犹豫感到后悔,她觉得是自己的迟疑害了丈夫,是她让丈夫在犯罪的道路上越陷越深,看着已无可救药的丈夫,王红下定决心,一定要去公安局举报丈夫。为此,细心的她特意把刘祥友的犯罪经历做了详细记录。

  2003年3月26日上午,经过了三年来的痛苦煎熬,良心的天平最终倒向了法理的一边,王红流着泪走进了派出所。她向警察讲出了她所了解的一切,并交出了记录丈夫犯罪事实的笔记本以及丈夫给她的手机和戒指等赃物。而她唯一的要求,就是希望公安机关能对丈夫刘祥友宽大处理。此时,她也不知道等待他们这个三口之家的,将是怎样的变故。

  王红说,说出来之后,其实自己心里特别矛盾,甚至有点后悔,觉得丈夫如果坐牢了特别的可怜。

  王红上缴的赃物,为侦破国道系列抢劫案提供了有利的证据。信阳警方迅速出动,一举抓获了刘祥友及其他犯罪嫌疑人。困扰警方三年多的国道系列抢劫案终于告破。

  丈夫被关进了看守所,王红的心里十分难过,而看不到爸爸的儿子也天天缠着问王红,爸爸去哪了?

  2004年12月30日,河南省信阳市?河区法院对107国道发生的系列蒙面抢劫及伤害案做出判决,主犯刘祥友被从轻判处有期徒刑14年。对多次实施抢劫的犯罪团伙主犯刘祥友给予从轻判决,司法机关正是慎重考虑了刘祥友的妻子王红主动检举犯罪的立功表现。面对丈夫将入狱14年的判决只有26岁的王红真的是百感交集,虽然说丈夫获得了从轻判决,可是14年的铁窗生涯让他们从此夫妻分离,而她和儿子接下来的日子又该怎么过呢?

  刘祥友等案犯的入狱使107国道重归平静,但王红的生活却开始掀起巨大波澜。一些村民不理解王红举报丈夫的行为。周围恶意中伤的声音让王红既心痛又委屈,虽然她一遍遍告诉自己,举报犯罪是公民的责任,是良心的选择,没有错,但一想到身陷囹圄的丈夫,王红还是觉得心有歉疚。2005年1月初,刘祥友入狱不到一个月,王红就做了很多丈夫爱吃的东西去监狱看望,让王红没有想到的是,刘祥友断然拒绝与她见面,伤心欲绝的王红只能隔着铁窗,看一眼狱中的丈夫。看着又瘦又黄的丈夫,王红眼泪流得话都说不出来。

  丈夫的不理解让王红心如刀绞,回想他们夫妻恩爱的幸福生活,回想丈夫体贴她的那些日子,王红还是下定决心去感化丈夫,她希望用自己的行动弥补他们夫妻间情感的裂痕。

  随后一连几次的探监也都让王红伤心而归,她觉得自己的心彻底碎了。痛不欲生的王红甚至希望时间能倒流,让她再有一次抉择的机会,但一切都已无可挽回,整天以泪洗面的王红恨不得能以死来结束这种巨大的痛苦。

  王红的遭遇,她的父母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于是他们托人给王红在广州找了一个打工的差事,希望王红能够离开信阳,开始新的生活,无奈之下的王红也接受了父母的安排,她去村里办了户口迁出手续。

  春寒料峭的日子里,王红离开了让她伤心欲绝的信阳,踏上了开往广州的火车。在广州王红开始了新的生活,工作不算太累,收入也完全够一个人的花销了。但是王红却总觉得还是高兴不起来。远在千里之外的她,却总是牵挂着丈夫和孩子。于是她又回来了。

  王红再次回到自己的家中,看到整日挂念的儿子和这个曾经温暖的家,王红的心反而踏实起来,她下定决心,只要能和儿子在一起,只要能挽救丈夫,她什么苦都能吃。她决定自己去信阳打工挣钱。

  王红在一个很小的饭馆刷碗,扫地,一个月下来,王红能挣三四百块钱,除了给小虎上学买书吃饭,王红每个月还能剩下几十块钱,这些钱她都省吃俭用地积攒下来,她有自己的用处。辛劳艰苦的日子过得平静而有条不紊,随着时光慢慢流逝,王红也渐渐从这种平凡的生活中体会到一丝从没有过的踏实。

  每个月攒下来的钱,王红大多用在了路费上,她还是坚持每个月都去监狱探望丈夫,即使丈夫还是不理解自己,王红依然执著,她相信只要坚持,总有一天一定能得到丈夫的理解。王红说,虽然丈夫判了十四年,但自己能等着他。

  转眼刘祥友入狱大半年了,随着思想改造的深化,他明白了自己的愚昧和无知,如果不是王红举报,他可能犯下更严重的罪行,终有一天必将受到更严厉的法律制裁。2005年9月17日,王红在探监时终于看到了丈夫久违的笑脸,那一刻,王红好像再次感受到了久违的幸福。王红问丈夫,恨不恨她,丈夫说不恨她。

  一切都在悄悄发生着变化,儿子小虎六岁了,看着妈妈早出晚归的疲惫身影,看着因为刷碗妈妈被冻烂的手指,他也懂得了心疼妈妈。

  2006年1月12日是王红和丈夫结婚7周年的日子,这天王红一大早就坐车赶往监狱和丈夫团聚,也就在这一天,刘祥友跟王红说,他想要一本字典,因为他想学点东西,丈夫的这个要求让王红激动得泪流满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