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某建筑工程有限公司

妻子的选择(下)

  妻子的选择(下)东双河镇付河村,新婚不久的王红吃惊地发现丈夫刘祥友竟然就是系列抢劫案的主犯,这让王红陷入了痛苦之中。举报丈夫吧,自己和睦的家庭就不复团圆,知情不报吧,良心不安。

  为了年幼的儿子,也为了保全这个家,王红选择了沉默,可是丈夫刘祥友却在犯罪的道路上

  越走越远,他甚至在抢劫的时候持刀伤人。有钱了以后,还迷上了赌博,为了让执迷不悟的丈夫能够悬崖勒马,王红准备向警方举报。

  解说:2003年3月26日上午,王红来到了派出所门口,可是在她的心里,情与法的较量,一直在激烈地撞击着。一边是恩爱夫妻,是自己温暖的家庭,亲情难舍啊;而另一边,是罪恶的行凶抢劫,国法难容。王红感到,摆在她面前的,真是一个天大的难题。经过近一个小时的徘徊,良心的天平最终倒向了法理的一边,王红流着泪走进了派出所。

  解说:王红向警察讲出了她所了解的一切,并交出了记录丈夫犯罪事实的笔记本,以及丈夫给她的手机和戒指等赃物。而她唯一的要求,就是希望公安机关能对丈夫刘祥友宽大处理。讲出了三年来淤积在心里的这番话,王红泪流满面,她并没有感到轻松。她不敢想象丈夫被戴上手铐的情景,她也不知道等待他们这个三口之家的,将是怎样的变故。

  同期:说出来之后,其实我心里还是特别矛盾,我甚至有点后悔,因为我觉得说出来了,他肯定回不去了,我就觉得他特别的可怜,我知道逮起来了,肯定是要坐牢了。

  解说:王红上缴的赃物,为侦破国道系列抢劫案提供了有利的证据。信阳警方迅速出动,一举抓获了刘祥友及其他犯罪嫌疑人。困扰警方三年多的国道系列抢劫案终于告破。

  同期:我当时看到这个戒指,我很激动,特别激动,我感觉到这个案件确实破了。

  解说:丈夫被关进了看守所,王红的心里十分难过,没有了欢声笑语的家里也显得格外清冷,而看不到爸爸的小虎也开天天缠着问她,爸爸去哪了?他要爸爸。面对儿子天真、渴望的眼神,王红只有在心里默默流泪。

  解说:2004年12月30日,河南省信阳市浉河区法院对107国道发生的系列蒙面抢劫及伤害案做出判决,主犯刘祥友被从轻判处有期徒刑14年,对多次实施抢劫的犯罪团伙主犯刘祥友给予从轻判决,司法机关正是慎重考虑了刘祥友的妻子王红主动检举犯罪的立功表现。

  面对丈夫将入狱14年的判决只有26岁的王红真的是百感交集,虽然说丈夫获得了从轻判决,可是14年的铁窗生涯让他们从此夫妻分离,而她和儿子接下来的日子又该怎么过呢?

  同期:我觉得我能等到他,我觉得十四年我能等着他,我是想着如果他要是不判死刑,不死的话,我就能等到他。

  解说:刘祥友等案犯的入狱使107国道重归平静,但王红的生活却开始掀起巨大波澜。首先是一些村民们不理解王红举报丈夫的行为,他们无端猜测并四处造谣诽谤,说王红在外面早有新欢,举报丈夫一是想尽快远走高飞,二是想在公安局领到一大笔赏钱。这些荒诞却刺耳的谣言,很快传遍了全村。

  同期:我总觉得走到别人跟前抬不起头,看到的就是白眼,一说就是我告男人,一张嘴就是我告男人,我听了我心里我觉得我都抬不起头似的。

  解说:风言风语让王红一夜之间成为人人鄙视的坏女人,更让王红难以承受的是,她的亲朋好友也开始疏远她,即使偶尔碰面,言语之中不是含沙射影的指责,就是幸灾乐祸的嘲笑。

  解说:更有甚者,从丈夫刘祥友入狱的那天开始,她的亲属们就开始对王红满怀敌意,每次看见王红,冰冷的目光中只有怨恨和愤怒,张嘴说话更是夹抢带棒地讽刺挖苦。

  解说:周围恶意中伤的声音让王红既心痛又委屈,虽然她一遍遍告诉自己,举报犯罪是公民的责任,是良心的选择,没有错,但一想到身陷铁窗的丈夫,王红还是觉得心有歉疚。2005年1月初,刘祥友入狱不到一个月,王红就做了很多丈夫爱吃的东西去监狱看望,让王红没有想到的是,刘祥友断然拒绝与她见面,伤心欲绝的王红只能隔着铁窗,希望能看一眼丈夫,知道他一切还好吗?

  解说:丈夫的不理解让王红心如刀绞,回想他们夫妻恩爱的幸福生活,回想丈夫体贴她的那些日子,王红还是下定决心去感化丈夫,她希望用自己的行动弥补他们夫妻间情感的裂痕。不出十天,王红在此鼓足勇气,前往监狱探望丈夫。经过监狱管教反复做工作,刘祥友答应与妻子见面,但满心欢喜的王红没有想到,刘祥友见到她后,根本不正眼看她,当王红主动提到举报的事时,沉默的刘祥友一下子暴跳如雷、破口大骂。

  同期:他好像觉得我不应该,说如果我要不告他的话,他不会进到这(监狱)里面来。

  解说:随后一连几次的探监也都让王红伤心而归,她得自己的心彻底碎了。不仅如此,创痛似乎执着地要与王红如影随行,儿子小虎一天天长大,他从别人嘴里知道了家里发生的变故,一天清晨,不谙世事的孩子把所有委屈都发泄到了王红的身上。

  同期:问我,他可能是听他奶奶他们说,把我爸爸弄到牢里边去,他可恨我,都说我心狠,说我不是人。

  解说:丈夫对自己不理不睬,亲生骨肉也对自己恶语相向,痛不欲生的王红甚至希望时间能倒流,让她再有一次抉择的机会,但一切都已无可挽回,整天以泪洗面的王红恨不得能以死来结束这种巨大的痛苦。

  解说:王红的遭遇,她的父母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于是他们托人给王红在广州找了一个打工的差事,希望王红能够离开信阳,开始新的生活,要是时机成熟的话就和刘祥友离婚,毕竟王红才27岁,今后的路还很长,无奈之下的王红也接受了父母的安排,她去村里办了户口迁出手续。

  同期:我问她为什么要走,她说出现(举报丈夫犯罪)这个事情以后,群众、包括他家里,包括其他违法的几户不很理解(她),反正是对她冷嘲热讽,在家里面、各方面过不去。

  解说:春寒料峭的日子里,王红离开了让她伤心欲绝的信阳,离开了已不再喊她妈妈的儿子小虎,踏上了开往广州的火车。在广州王红开始了新的生活,工作不算太累,收入也完全够一个人的花销了。但是王红却总觉得还是高兴不起来。远在千里之外的她,却总是牵挂着丈夫和孩子,他在狱里还好吗?他真的会恨自己一辈子吗?儿子小虎快上学了,没有了妈妈的呵护,他会不会学坏呢?

  同期:就在广州打了几个月零工,打了几个月零工,想着孩子我就回来了,回来我爸就很生气。

  解说:放着好日子不去过,自己甘愿回来受罪,王红的举动让心疼她的父母伤透了心。再加上王红举报丈夫惹起的闲言碎语,失望的父母决定再也不和女儿来往了。

  同期:说实话我每次到他家,他都不让我在他家呆,他们也是,走到外面人家都说养一个傻(女儿)。真说是傻吧。养个那样的女儿,真是个傻瓜。

  解说:王红再次回到自己的家中,看到整日挂念的儿子和这个曾经温暖的家,王红的心反而踏实起来,她下定决心,只要能和儿子在一起,只要能挽救丈夫,她什么苦都能吃。他决定自己去信阳打工挣钱,虽然没什么技能,但吃苦的活自己总能干吧。

  同期:偶然有一次,我在火车站办案的过程中,我步行突然看到一个很小很小的小吃店,有一个身影,感觉到很熟悉,我就停那儿看了一下,看到王红正在帮人家打扫卫生。很小一个店,我当时也很吃惊,也感觉到突然萌发一种同情心,感觉这个女的,现在肯定还很苦。那我就记着她打工那个地方,我说等到有时间了,再去找她一次,再去跟她聊聊,看她现在什么情况。

  解说:给饭馆刷碗,扫地,一个月下来,王红能挣三四百块钱,除了给小虎上学买书吃饭,王红每个月还能剩下几十块钱,这些钱她都省吃俭用地积攒下来,她有自己的用处。辛劳艰苦的日子过得平静而有条不紊,随着时光慢慢流逝,王红也渐渐从这种平凡的生活中体会到一丝从没有过的踏实。

  同期:人家有的人说我打工,就跟要饭一样。我就说我就是要饭。虽然我收入得很少,不过也是我自己挣来的,虽然这衣服都是很破,不过我穿出去我觉得我比跟他在一块儿的时候,

  解说:每个月攒下来的钱,王红大多用在了路费上,她还是坚持每个月都去监狱探望丈夫,即使丈夫还是不理解自己,王红依然执著,她相信只要坚持,总有一天一定能得到丈夫的理解。

  同期:我只要我有一点钱,能够路费,我总想往那里跑,我总想去看他,我如果不是现在没钱,我又去了。

  解说:转眼刘祥友入狱大半年了,随着思想改造的深化,他明白了自己的愚昧和无知,如果不是王红举报,他可能犯下更严重的罪行,终有一天必将受到更严厉的法律制裁。2005年9月17日,王红在探监时终于看到了丈夫久违的笑脸,那一刻,王红好像再次找到了蜜月时的幸福。

  解说:一切都在悄悄发生着变化,儿子小虎六岁了,看着妈妈早出晚归的疲惫身影,看着数久寒冬里因为刷碗妈妈被冻烂的手指,他也懂得了心疼妈妈。

  同期:我觉得现在我儿子有点理解我了,他知道我苦,在外边打打工回来,生病或者是哪里不舒服。我儿子总是,他奶奶饭做好了,盛点饭给我吃,我一说我出去,我说我明天走,他就哭得像什么似的。

  解说:2006年1月12日是王红和丈夫结婚7周年的日子,这天王红一大早就坐车赶往监狱和丈夫团聚,也就在这一天,刘祥友跟王红说,他想要一本字典,因为他想学点东西,丈夫的这个要求让王红激动得泪流满面。

  同期:他肯定渴望学点什么,以后回来,我有时候我说我没什么信心了。他说我可能六七年

  就能回去了,他害怕我不等他似的。人家都说后悔不后悔,我前几天我还说我不后悔。

  主持人:王红经历了举报丈夫之前的犹豫和徘徊,也经历了举报以后的巨大压力,现在的她慢慢赢得了越来越多的理解,这让王红更加坚信举报丈夫没有做错,王红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丈夫能够好好地改造,争取减刑,早日回家,而她也一定会抚养好儿子,等一家三口团圆以后,过上更加幸福的生活。